一方水土一方人

Written by 20’ 蒋心怡 Joyce Jiang

前两天我胃疼去吃清淡的面条可是还是忍不住偷偷加辣椒了,所以又是不免我妈的一顿臭骂。我爸调侃我说:“前段时间一天到晚念叨着要吃清淡一点,但我看你每次吃清淡的不加点辣椒就不过瘾”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我妈这几年总是在劝我少吃辣,说香港的气候不像长沙湿气那么重,不适合吃辣。我其实很能理解,可作为只在长沙只生活了十几年的我对于吃辣的这个习惯居然比我妈还难以更改,可能我骨子里的怀旧情怀就比较深吧

我一直在想我怎么就改不掉呢,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不管怎么样我其实都没有尝试刻意地不吃辣,可能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想改(我妈听到肯定气死)。来香港已经第三年,我已经回忆不起还在长沙时的样子。这些年的飞速发展,从外观上来说,很多城市都很难区分了,那个我记忆里很宁静的故乡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而在香港吃了很多世界各地的美食之后,故乡的味道也变得灰飞烟灭……
 
 可我骨子里还不太想承认我已经完全不在属于长沙人,就像我不想承认自己是香港人一样。就算我的户口我的学籍我的一切身份都没有长沙的影子,可我还想努力找回一点回忆。

 香港的辣椒有点甜,一点都不像长沙很香很呛的辣椒, 可我每次都会加辣椒,可能是因为作为一个长沙人,辣椒是一种写进DNA的记忆,这是一种你无法想象的深入骨髓的习惯。
 
就如舌尖上的中国的总导演,陈晓卿说的,与其是在怀念故乡的食物不如说是在怀念着自己的成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