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上的分數

By Trinity Chan

Photography by: Miriam Chasnov

自小媽媽、爸爸和老師們就叮囑我要好好讀書,對我不厭其煩地說:「以琳,你要多看一點書,多做一點作業,多溫習一下課本,就能拿到好成績,長大後就能成為一個擁有光輝未來的成功人。」 自從我六歲時的第一次考試後,白紙上的分數,就漸漸成為了我的生命。小時候拿到好成績時,媽媽會誇我、疼我;爸爸會走進我的房間,把一手零錢塞給我,說:「你做得很好,我為你感到驕傲!」老師把試題卷遞給我的時候,臉上會露出一絲微笑。

 

我喜歡看到他們臉上的笑容,自豪的表情。六歲的我曾經天真地想:「我一輩子讀什麼書都沒關係,只要他們高興就好了。」

 

還記得我小學一年級的那一年,做我第一份常識試卷。六歲的我在肅靜的教室裏,只聽到同學們瘋狂寫字的刷刷聲,自己卻只能呆呆地盯著密密麻麻的試卷,盯著我唯一不會答的問題,拼命地想著想著。唉!誰才是香港的行政長官呢?我短短的雙腳不自覺地晃來晃去,手掌被汗水濕透了,眼睛大大的,開始著急起來。腦子裡忘光了辛苦背下來的書,眼前突然浮現了白紙上豔紅色的九十九分。我慌張地抬起頭來,把木椅子悄悄地挪近靠我旁邊的同學,瞥了一眼她的卷子。啊,原來是曾蔭權。我鬆了一口氣,立刻把答案抄到卷上,還以為這一次我真的碰到了好運, 又可以把完美無瑕的滿分卷子拿回家了。

 

哈,我小時候真的太無知了,人生哪會有免費的午餐呢?我把答案抄完的那一瞬間, 老師刺耳的聲音便在我的耳邊響起:「以琳,作弊是是不允許的。請你下課後到教員室見我。」她的話猶如靜夜裏的雷聲,在課室裏迴盪著,迴盪著……

 

我從沒見過媽媽如此失望,如此低落。老師跟她說我作弊後,她輕輕地問我:「是真的嗎?」我說:「是,是,對不起,我不會再這樣做了。」爸爸沒說什麼,但他失落的表情已經說出了一切。 我心裡很委屈,我所做的一切只想令他們快樂,想讓他們驕傲,他們為何現在卻如此失望呢?我會不會常識又如何,總之,我最後拿到滿分,一切不就好了嗎?

 

慢慢地長大,漸漸的,這些分數成為了一種負累,一個枷鎖,把我整個人牢牢地鎖上。大考前的我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地坐在空空的補習班課室裡,只懂低頭無聲地為那完美的分數废寝忘食,撇下一切。我上癮了,那紙上的數字是毒品,控制著我的思想。在我整個小學的生涯裏,成績就是我的依靠,是我的生命,是我的一切。就這樣,這些分數便把我的童年狠狠地吞沒了,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我能責備誰呢?我自己、父母、老師,還是這個太看重分數的社會?看著童年時天真爛漫的我,被分數侵蝕的我,被分數壓到喘不過氣來的我,我好想輕輕地拍一下「她」的肩膀,告訴她週末放假時要去跑、去跳、去盡情玩耍,去體驗這個世界,不要為這沒代表性,呆呆地躺在白紙上的一組數字,拋棄年輕無知的快樂。 

 

可是,童年是一縷從我手中溜去的輕煙,一去不復返。就這麼樣,我便截然地錯過了一段美好的光陰,只留下一份又一份畫滿豔紅數字的測卷,作為我六年來拼命讀書溫習唯一的痕迹。

 

我太遲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