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存在的肥胖歧視

By: Fung Ting Chiu 性別歧視、種族歧視,大家都聽得多,「肥胖歧視」則可能較少聽到。我們根本不會談到的話題其實是一件我自己本人親生經歷過的事件。然而,得到了身邊最關心我的人的支持之後,我學會了愛惜自己的身體。現在我想與你們分享和探討一個關於我小時後被譴責但無法開放地告訴別人的社會問題。 因體重而受到歧視的一些統計數據真的令人觸目驚心,兒童通常會因為肥胖而受到欺凌。2010年,美國的一項全國調查顯示,超重的6年級兒童中分別有24%的男孩和30%的女孩,直接因為體重而受到日常的捉弄、拒絕或者欺凌。到了中學,這兩項數字分別升高到58%和63%。目前美國已經有大約17%的兒童被診斷為超重或肥胖,算下來有數百萬兒童因為體重而受到欺凌。 這種欺凌行為有時被稱作「捉弄」,因此人們低估了它的危害性。「捉弄」通常有戲謔和幽默的意味,所以如果被捉弄的一方對此有抱怨,會顯得沒有幽默感。想像一下,如果這樣的事情不停地發生,事態發展到一定程度,孩子們再也無法忍受也就不足為奇了。十年前,有個小姑娘因為體重而不斷受到嘲諷和欺凌開始曠課。父母告知了學校她逃學的原因,並向學校尋求幫助,然而不幸的是,學校並沒有採取什麼舉措來保護她,反而給小姑娘打電話說,如果她不馬上到校就會報告給學校的逃課委員會,面臨青少年管教。結果,她在自己的臥室裡自殺,享年13歲。最令人心痛的是這並不是單一個案,類似的悲劇每天都在重演。 人們可能認為醫護人員對於肥胖狀態的瞭解會更全面。然而,真相遠非如此。一個接一個的研究證明,醫生對肥胖的病人持有極其負面的態度,通常認為他們笨拙、醜陋,而且對治療方案依從性差。法國一項對600名全科醫生的研究發現,他們認為超重和肥胖病人們比較懶惰,比正常體重的病人更加自我放縱,而且在治療中普遍存在自我意志低的問題。在一項研究中,醫生們報告說診療肥胖病人是浪費時間。 英國有一位名叫菲爾·漢蒙的喜劇演員,曾經做過全科醫生,有一次在電視上披露,在英國的國家健康服務系統中尋求治療的極度肥胖的病人,他們病例前面會被用大寫字母寫上“D.T.S.”,他說那是“Danger to Shipping”(運輸危險)。2007年,一項包括了54名醫學院學生的研究揭示,嚴重肥胖的病人是醫師最經常打趣譏笑的對象。一項調查超重和肥胖女性被體重污名化的經歷研究發現,53%的受訪者說她們曾經從醫生那裡得到關於自己體重的不適當的評價。 喜劇演員比利·康納利曾經說:「胖子沒有新陳代謝問題,他們有吃餡餅問題。」不肥胖的人都相信,自己不胖是因為自控力好,選擇了更健康的生活方式。這種道德優越感讓他們覺得自己可以評判和捉弄肥胖的人。從喜劇演員到僱主再到醫務人員,都持這樣的觀點。那些醫務人員的觀點與社會對肥胖者的成見是一致的,即胖人懶惰、缺乏自律、情緒不穩定、馬虎大意等等。但這些並沒有證據支持。另外,醫務人員還通常認為肥胖人士缺乏積極性,不依從治療,但數據顯示肥胖人群都非常積極主動地尋求對他們的健康問題的治療。遺憾的是,由於從醫務人員那裡得到的負面評價,他們很可能會延遲治療,這種延遲有可能是致命的。醫生的言行其實是在傷害肥胖症患者。 非常慚愧,醫療界的教育並沒有跟上研究的發展,這些研究在過去二十多年間徹底轉變了我們對肥胖這種複雜病症的理解。也許,當這個問題解決的時候,我們將會開始真正反思「運輸危險」這種心態。無論是在當眾、學校或辦公室裡,如果你傾向於嘲笑或欺負胖人,請三思 一下如果換著是你,你的反應會怎樣?你的心情會如何?因為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  …

做水吧,朋友!

By: Deborah Chen Photography by: Cheryl Ting 香港反送中行動從六月九日開始,至今仍未能平息。雖然只是短短的四個月,卻已成為每一位香港人生命中最難忘的一段時間。 本來被視為安全和自由的香港,為何發展到變成「逃犯天堂」?   從反送中行動的發起點開始説起,原先觸發市民的不滿是基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交給香港立法會審議的一個法律草案- 《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Fugitive Offenders and Mutual…

一方水土一方人

Written by 20’ 蒋心怡 Joyce Jiang 前两天我胃疼去吃清淡的面条可是还是忍不住偷偷加辣椒了,所以又是不免我妈的一顿臭骂。我爸调侃我说:“前段时间一天到晚念叨着要吃清淡一点,但我看你每次吃清淡的不加点辣椒就不过瘾”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我妈这几年总是在劝我少吃辣,说香港的气候不像长沙湿气那么重,不适合吃辣。我其实很能理解,可作为只在长沙只生活了十几年的我对于吃辣的这个习惯居然比我妈还难以更改,可能我骨子里的怀旧情怀就比较深吧 我一直在想我怎么就改不掉呢,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不管怎么样我其实都没有尝试刻意地不吃辣,可能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想改(我妈听到肯定气死)。来香港已经第三年,我已经回忆不起还在长沙时的样子。这些年的飞速发展,从外观上来说,很多城市都很难区分了,那个我记忆里很宁静的故乡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而在香港吃了很多世界各地的美食之后,故乡的味道也变得灰飞烟灭……    可我骨子里还不太想承认我已经完全不在属于长沙人,就像我不想承认自己是香港人一样。就算我的户口我的学籍我的一切身份都没有长沙的影子,可我还想努力找回一点回忆。  香港的辣椒有点甜,一点都不像长沙很香很呛的辣椒, 可我每次都会加辣椒,可能是因为作为一个长沙人,辣椒是一种写进DNA的记忆,这是一种你无法想象的深入骨髓的习惯。   就如舌尖上的中国的总导演,陈晓卿说的,与其是在怀念故乡的食物不如说是在怀念着自己的成长。

香港再無江湖 ——悼念金庸先生

Written by 20’ 郭怡君 | Photograph by Top!ck 隨著數位華人文壇巨星相機隕落,2018年無疑可屬為香港文壇最黯淡的一年。20實際最具影響力的武俠小說作家查良庸先生(又名金庸)於上月30號離開人世,令無數華人唉嘆「一代大俠謝幕,從此再無江湖」。 金庸、古龍與梁羽生被大眾合稱「中國武俠小說三劍客」,可隨著他們每個人的離世,武俠小說和其中的精彩情節與精湛的文法也隨之衰落。三位「劍客」的小說多不勝數,卻遠遠無法超越他們對香港、中國甚至所有華人的文學貢獻,還有對每一個60至80年代孩子們揮之不去的影響。 三人之中,金庸先生的作品尤其突出,每部每則都耳熟能詳,其中的劇情不但可激動人心亦可觸動人心、拉動許多位政治風雲人物的心弦,也因此才能成為所有華人的武俠小說大師,成為粉絲心中的江湖英雄。他的作品包括《《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筆下的作品屢次被改編成電影與電視劇,還有不少著名演員曾擔任起金庸筆下的故事人物。比如周星馳和梁朝偉都曾飾演過《鹿鼎記》中的韋小寶。金庸對華人文壇與影視文化的貢獻不可忽視,為後世的中國香港作家奠定紮實的基礎、留下對極高水準的文獻的標準,難以被取代。也因此得到「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稱讚。 金庸筆下的人、景、物,讓每個華人在一張白紙上構建對中國地理、歷史、人情世故的最初認知,也因此產生對我國的好感和好奇。正因為金庸創作時不刻意以輸出中華文化軟實力為目標,所以才成功地跨越邊界達到輸出軟實力的效果。有許多讀者揣測,金庸的小說是在影射中國某些時代的時政背景,比如他寫《笑傲江湖》時是文化大革命權力鬥爭的年代,任我行、東方不敗可以被想像為中國當時的政治人物,「千秋萬代一統江湖」的口號是用來諷刺某人。對於這些說法,金庸從來不證實。他從不予世為敵,卻從他的著作也看不出那衣服不吃人間煙火的態度,成功地將寫作推向更高一層的意境。 人生離合,亦復如斯。金大俠,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