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的焦慮

Written by Joyce Jiang | Photo from cfp.cn/Xinhua News/sina.cn 00後,也就是2000年及以後出生的群體。沒錯,就是我們這代人。前段時間,最後一批90後正式成年,00後粉墨登場,也就意味著我們將直面90後,80後等等前輩們的質疑。跟當年的90後一樣,如今的社會也開始湧入00後是”垮掉的一代”這樣的言論,畢竟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年代自豪感”所以這也無可厚非。這似乎變成了一個傳統,每一代人都喜歡努力抵制上一代人嘲諷的同時又一如既往地把罵名施加給下一代人,好像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如今的00後在他們眼裡充其量就是沒長大的小孩,是到處炫富早戀找對象的非主流子,是芝麻點大事就撕逼的未成年。這些現像我承認的確存在,但多多少少帶有些刻板印象。我不想給00後做一些無用的洗白,只想聊聊事實,關於00後的焦慮。 00後焦慮的第一個原因,來自於學業壓力。 在國內,最大的00後已經上高三了,還有半年時間就高考了。如今的他們已經快要被“黑色高三”逼瘋了!普通高中每週上六天課,平常晚自習10點放學,回家之後作業是永遠做不完的,往年的區考,市考,省考題變著花漾做,學校還自行出題給你做。那種作業寫也寫不完的絕望是很可怕的,就是你明知道你寫不完,也要往死裏寫!一些學校為了自己學校的成績,設置各種各樣的模考來折磨學生,考完以後重點班,排名,家長會接踵而至,在這種極致的環境下,還有家長們對小孩成績的互相攀比,同學之間的明爭暗鬥等等…..就像鎖在了一個牢籠裡,日子怎麼也到不了盡頭。 脫髮已經不再是專屬於90後的自嘲梗,如今的00後有的已經大把大把地脫髮。是的,因為人口的增長和科技的突飛猛進,現在的00後所面臨的競爭壓力,可是前幾代人的幾十倍啊! 再說說我們這些所謂的“海外黨”吧,IBDP的艱辛相信大家也聽過不少,源源不斷的quiz和essay,還有寫也寫不完的IA,EE….光是SAT,ACT這類的考試都能把人折磨死,學完課業上的內容還要抽出時間上課外班。據說每個都是通宵的夜晚,學得頭都抬不起來。…

朋友散講

Written by 汤淑棋 | Photos by Isaac Yee 矛盾的人類,是自然孕育的最複雜最奇妙的生物之一。怎麼說呢,有的時候覺得人真的是個矛盾​​體。想要無盡的孤獨,沒人打擾,一個朋友都不要,人際關係是最難處理的事情之一了,因為感情這玩意兒的羈絆太多,剪不斷理還亂。 說話,自己想表達的意思和別人理解的意思又不同,越解釋就越覺得多餘,越解釋就越覺得無力。最後放棄解釋吧,誤會就又開始疊增。想著“你活著又不是為了取悅別人”,就特別想做自己,不管世俗不管條條框框不管一切,當什麼善良的老好人啊,撕了所有偽裝的假善面具把堆積的一切煩惱忘得一干二淨,撇開所有心靈垃圾。我是自己的山大王。 又想成為世界上人緣最好的人。虛榮心和占有欲這種東西會剝削人,可怕的很。想要所有的朋友都瘋狂的愛上自己, 依賴自己。人吧,受到他人的稱讚,假裝自己很不好意思,嘴上推脫著表達謙虛,心裡卻笑的如小賊般姦。說實在話,誰被誇後不會欣喜一陣呢?這是人類的本性,但為了展現出自己不是一個自負者的形象,總是要在嘴上修飾一番顯得你是個打心底會反思謙和的人,說一通客套的託辭後沾沾自喜。 人是群居生物吧,不和別人打交道又滲得慌。苦累沒人聽,沒地方傾訴,眼淚當下酒菜。有什麼好東西,喜悅沒人和我一起分享,又不開心了吧,憋屈得又覺得自己是一灘爛泥。孔子說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純粹的友誼給人以心靈的慰藉,朋友有時又是缺一不少的精神財富,沒朋友可真不行。 矛盾的人類,是自然孕育的最複雜最奇妙的生物之一。交朋友這玩意兒,玄乎而難以捉摸。朋友(友情),漢語詞語,是指在特定條件下由雙方都認可的認知模式聯繫在一起的不分年齡、性別、地域、種族、社會角色和宗教信仰的相互尊重、相互分享美好事物、可以在對方需要的時候自覺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的人及其持久的關係。 朋友的範圍很廣,同學、戰友、棋友、鄰居等等;朋友的稱謂很多,摯友、死友、素友、諍友、文友、基友,諸如此類;朋友之交,之交千變萬化,杵臼之交、患難之交、再世之交、平昔之交,中華文字博大精深。可是身邊真朋友有多少啊,符合朋友標準的人又有多少,你能定奪嗎?…

高考那年: 暗戀 。暮沉天阔

Written by Joyce Jiang | Illustrations by Caterina Jacobelli “高考倒计时200天”… 林暮望着黑板上没有生机的白色粉笔字有些出神,桌上摊着的练习册还等待着被密密麻麻的文字填满,她环顾四周,每个人都如行尸走肉一般。窗外的风呼啸而过,带落一片秋叶。冬天快来了,也就是传说中的黑色高三,深秋就是高三第一轮复习进行到中期的时候,各种月考,校模拟考接踵而来,直到明年三月份的全省第一次统一模拟的侧刀落下之前,天越来越短,夜越来越长,睡得越来越晚,成绩越来越飘忽,心情越来越烦躁….就仿佛,明天永远不会到来一样。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们,像一个个苦行僧一样修炼坚忍。 林暮走神走到很远才清醒,一偏头,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大步流星地从教室的门外经过,不带任何停留,带着天生的孤傲。太久之前了,久到闭上眼已经不知道怎样再去勾勒那个太过熟悉却又陌生无比的背影。都说喜欢一个人是很卑微的,尤其是在对方根本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林暮高二的时候写过一本很厚的日记,日记只有一个内容,只有一个人。她每天小心翼翼地在校园的走廊里跟在他身后,将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逐一进行细心描写,甚至她一闭上眼就能看到他的背影在午后的光束下穿梭,在林暮眼眶里微微晃动。楚天阔,连名字都那么潇洒。林暮这些年依然坚信着他们之间的缘分,相信着几千年前柳永为他们牵红线的一句词 “暮霭沉沉楚天阔”。然而可悲的是,楚天阔是后三个字,总有一天,他可以站得足够高,突破小小的天地和格局,望到云层外,而林暮却只是沉在他脚下的暮霭。其实林暮也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在年级排名永远在前十,可每次看见最顶端的三个字 “楚天阔” 都感到有些无力。…

漢基中文科的幕後功臣 – 楊敏老師

Written by Ophelia Sung | Photographs by Cheryl Ting 語言A,是漢基有一部分學生的惡夢,但是,漢基學生之所以有這麼好的中文成績,是因為學生背後有一群幕後功臣默默地協助他們,而其中一位功臣,便是教語言A班別的楊敏老師。相信漢基有很多人都知道楊敏老師是誰,但又有多少人真正認識她呢?因此,我跟楊老師做了一個訪問。 猜猜楊敏老師在漢基教了幾年書?三年?五年?答案是:八年!楊老師加入漢基的大家庭已有一段時日,而她非常喜歡漢基的同學們(尤其是今年的學生),還把七年級的一個班別叫作「天使班」呢!因為那一班同學經常上課前後嬉皮笑脸地跟她開玩笑,但一到上課却突然變得严肃,非常認真。那麼楊老師當初當老師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原來自小楊老師受到當校長的母親影響,在家裏濃厚的學習氣氛下漸漸爱上了书本,更渐渐悟出文字的神奇。而且她当年上學時还擔當著「小老師」的角色,每逢同學复习或做功課時遇到難題,无论课前课后都会第一时间请问「小老師」的她。現在,楊老師除了在學校當老師,在家裏她同时也 「兼职」 着她兩位兒子的终身教师呢!浸泡在教师这个角色里的楊老師,覺得能夠做老師是一種福分,也是一種樂趣。 除了工作以外,楊老師的日常生活也别具一格。在这个科技爆发的时代,一人一部智能手机不足为奇,可楊老師却持着傳統諾基亞的「板砖」手機引以为傲。楊老師解释道,虽然传统电话可能导致有点脱节,可比較喜歡宁静生活的她,不希望讓科技改變她一直以來的生活。即使沒有智能手機,楊老師一樣能過多姿多彩。楊老師在秋天时喜歡遠足,而在夏天時则会转向游泳,时不时还会做瑜伽调节身心呢!可比起任何嗜好、活动,楊老師最喜歡跟她家人一起共享天倫之樂。而在没有科技繁华的喧嚷之下,楊老師才能從清靜之中找到快樂。 除了訪問楊老師外,我也訪問了幾位語言A的學生,看看他們對於楊老師和她所教的語言A课程有什麼看法。有一部分的語言A學生認為楊老師的課堂非常實用,有趣,因為楊老師講課十分詳細,而与此同时又讓學生發揮創意。有時她也會就著課堂內容分享自己的小故事,增添課堂的樂趣。但也有同學覺得課堂比較沈悶,甚至無聊,因為他們母語就是中文,所以國際學校的中文課對他們來說更是簡單。可是大多數同學也覺得語言A的工作量太大,而且楊老師很多時候會為了鞭策我們而對學生提高要求,增加了學生的壓力。而當同學們被問到喜不喜歡留在語言A,他們大部分也覺得其實語言A能夠讓他們學到很多東西,所以他們是喜歡留在語言A,只有少部分同學覺得語言A教的東西太難了,而且不想面對那麼大的壓力,所以他們並不喜歡留在語言A。最後,幾位同學也問了一些問題,希望楊老師回答,以下就是楊老師對於這些問題的回應:…

最後的十九學友

Written by Faith Lee | Photographs by Isaac Yee 杭州漢基是我校獨有的寄宿學習項目。此項目於2013年啟動,至今已有四屆十年級的同學參與。2016-2017年度,數十位十年級同學當中,大部分同學選擇前往杭州修讀第四年的國際文憑(IBMYP)課程,剩餘的十九位同學則選擇留在香港漢基。 雖然教學方式相似,都是採用小班教學,但由於是寄宿學校的關係,課程、時間表、生活方式就略有不同:一個星期有六個上學日,每天上五節55分鐘的課,下午的時間則是合唱團、運動項目或自由活動時間;星期天則是休息日,學生可以選擇外出。課程上沒有特別大的差異,只是香港漢基的歷史科(History)與地理科(Geography),合併並被Individuals and Societies(人文科)取代。學校亦會舉行不少課外活動,讓學生了解祖國傳統文化,如練習太極扇、做陶瓷,又或者製作影片,訪問當地居民。此外,學生們亦跟合作院校杭州綠城育華學校的本地學生進行多方面的交流,合作活動包括綠城-漢基科學展(Greentown Interaction)及國際文化節。 香港與杭州,最大的區別在於學生的生活圈子。在杭州,學生們的生活都是圍繞著學校,跟校內的老師、其他同學相處得最多。因此,在杭州的一年是建立友誼、培養感情的好機會。香港漢基則是全日制學校,除了跟家人相處時間較多以外,學生能利用課後時間接觸到更多校外的事物。開學差不多兩個月,有今屆杭州漢基的同學說:「我們有更多自由,課堂好像更有靈活性,交朋友也容易多了。但杭州對我來說還是有點陌生,香港漢基始終是我的家。」那留在香港漢基「最後的十九」,又有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