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衣

寒衣节,农历十月初一,严冬临,念逝亲。

Advertisements

萬聖節的由來

Written by Bernice Tse 十月末的萬聖節總是一個值得令人期待的日子。在那一天,相信大家都會陸陸續續地準備好要穿什麼古靈精怪的服裝,約朋友一起去海洋公園的鬼屋嚇得痛快,又或是前往超級市場買一大罐糖果準備吃撐自己。那麼不知大家有未想過這每年一度的節日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我們又為什麼會做一些特定的節日活動呢?讓我們一起探討一下吧! 萬聖節的前身今世 萬聖節是西方傳統節日,也稱作鬼節,是全年最「鬼馬」的一天。萬聖節其實是在11月1日,而10月31日是萬聖節之夜,主要流行於美國、不列顛群島、澳大利亞、加拿大等等的地方。兩千多年前,歐洲的天主教會把11月1日定爲「天下聖徒之日」。 傳說自公元前五百年,居住在愛爾蘭、蘇格蘭等地的凱爾特人把這節日往前移了一天,即10月31日。他們認爲那日是夏天正式結束的日子,也就是新年冬季開始的一天。他們相信萬聖夜是鬼怪世界最接近人間的時間,故人的靈魂會回到他們曾經住過的地方的活人身上尋找生靈,而萬聖節就是死人唯一能再次重生的希望。活著的人怕死魂會前來奪生,於是便會把自己裝扮成妖魔鬼怪來嚇走他們,更會把全部爐火燈火熄掉。當把死魂趕走後,他們就會把火重新燃起,象徵新一年的開始。傳說那時凱爾特人部落還有把活人殺死用以祭奠死人的習俗。到了公元1世紀,占領了凱爾特部落領地的羅馬人也漸漸接受了萬聖節習俗,但因為燒活人祭死人的做法有點野蠻,於是便廢掉了這做法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現在人們逐漸把萬聖節變成一個喜慶的節日,死魂找替身返世的說法也漸漸被忘卻了。 我們會舉行萬聖舞會,人們扮成各種妖魔鬼怪、海盜、黑貓和巫婆們,希望藉著這恐怖嚇人的外表來嚇唬朋友。孩子們會挨家挨戶索要糖果:傳說人們會扮成精靈,然後逐家逐戶去懇求食物。而施糖者就是要給這些精靈食物來討好它們,否則這些精靈就會捉弄他們。人們也會去點南瓜燈:傳說有一名叫JACK的人,因為不想魔鬼再來引誘他,於是便設陷阱騙魔鬼。因為如此,JACK不能升天堂。但因為魔鬼曾答應他不會下地獄,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給他一盞燈籠,使他可以再以陰間找路。所以就有了JACK – O – LANTERN的說法。十一月二日一般稱為是萬靈節,天主教會稱之為追思已亡日,通過祈禱來幫助尚未到達天堂的祖先或親友。 萬聖節是一個搞鬼瘋狂的節日,趕快使出妳們的渾身解數,看看誰會最快嚇得要找媽媽啦!

長大後勿忘你

Written by 蔣心怡 “不要忘記你曾是怎樣的小孩,不要忘記你曾想變成怎樣的大人” 就發生在不久前的一個陰雨天,當時正值五月初,有著香港最令人窒息的天氣,一絲風也沒有,稠乎乎的空氣好像凝住了。就是在這樣的天氣香港銅鑼灣的大街上也滿是身著正裝,幾乎每一個人都屏蔽著周遭發生的一切,埋著頭大步流星地向前趕路,這一站到下一站沒有停歇。我在人群中背著沉重的書包,帶著耳機呆滯地走在早已刻在腦海裡的路線準備去上補習班。我照常路過那個必經的咖啡店,發現門口站著一位平常不經常出現的老人在乞討,頭上的汗珠意味著他已站在這不少時候了,身上掛著的的盒子依舊空空如也,連一枚硬幣也沒有。衣衫襤褸算不上吧,但衣服也看得出足夠舊。他在吹一支小葫蘆絲,看得出他很賣力地展現著他的一點能力,似乎在小心翼翼地保留著最後一絲尊嚴。銅鑼灣的街頭鮮少有人行乞,因為沒有人有精力注意你,大都步履匆匆彷彿停駐幾秒自己就會成為另一個乞丐。 小時候的我,是個同情心氾濫的人,一旦路遇乞丐必定會停下放下點錢,一兩角也好。後來,我因為在電視裡時常聽聞一些乞丐裝可憐博同情的故事,也因為在學業壓力的驅使下我也變成了一個只顧趕路的人,所以長大的這些年裡,我視而不見般路過了多少乞丐我已經數不清楚。而那天當我正要像往常一樣兀自向前時,耳機里傳來一首我已經很久沒聽的中文歌“勿忘你”“它說勿忘你勿忘你對世界也曾滿懷善意…..”也許是巧合,但那個被時間掩藏了很久甚至已經遺忘的曾經的我就像被喚醒了一樣。本已走了好遠,我卻突然轉過頭,大步流星地走向那位老人,遞出一張10元的紙幣,大概是因為有點不習慣這樣的自己吧,沒等老人說話我就做賊似地飛快地跑了,但那一瞬間我無比慶幸,還好,那個我還在,還沒走遠…… 小時候的我們都很單純,一直覺得人都很善良,愛情都很神聖,努力會有回報,世界都很公平。等年歲漸長後,發現這一切好像並不完全如此。我們會發現世界上竟然有那麼多令人討厭,不爽的事。可是有什麼辦法呢?我們明明不想接受,卻總是在妥協,並把這稱之為“長大”。我們處在了這個看到了真相,卻不能完全接受真相的尷尬年紀,但這世界卻從未試圖理解,始終在催促著我們更快點長大,脫掉天真的外衣,生活也好像從未給我們留下任何迴旋的餘地。我們忙著應付從四面八方趕著過來的壓力,卻沒意識到自己臉上漸漸麻木的表情…. 可是……每次被現實砸得醒過來,表面痊癒了,長大了,成熟了,理智了,卻內心會偷偷想念那個曾毫不猶豫付出愛和善意的自己,也許是當看到小時候照片裡天真的笑容時,也許是當深夜忽然想起小時候那個拯救世界的夢想時,亦或是路遇某個襤褸身影時…… 所以還是會不忍心啊,不忍心讓那個自己走遠。就算練就了百毒不侵的心,卻一直把他放在心底,怀揣著他和這個爛生活做著一次又一次的困獸之鬥,內心還是依舊溫暖…. “願你此生永遠勿忘你”

 00後的焦慮

Written by Joyce Jiang | Photo from cfp.cn/Xinhua News/sina.cn 00後,也就是2000年及以後出生的群體。沒錯,就是我們這代人。前段時間,最後一批90後正式成年,00後粉墨登場,也就意味著我們將直面90後,80後等等前輩們的質疑。跟當年的90後一樣,如今的社會也開始湧入00後是”垮掉的一代”這樣的言論,畢竟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年代自豪感”所以這也無可厚非。這似乎變成了一個傳統,每一代人都喜歡努力抵制上一代人嘲諷的同時又一如既往地把罵名施加給下一代人,好像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如今的00後在他們眼裡充其量就是沒長大的小孩,是到處炫富早戀找對象的非主流子,是芝麻點大事就撕逼的未成年。這些現像我承認的確存在,但多多少少帶有些刻板印象。我不想給00後做一些無用的洗白,只想聊聊事實,關於00後的焦慮。 00後焦慮的第一個原因,來自於學業壓力。 在國內,最大的00後已經上高三了,還有半年時間就高考了。如今的他們已經快要被“黑色高三”逼瘋了!普通高中每週上六天課,平常晚自習10點放學,回家之後作業是永遠做不完的,往年的區考,市考,省考題變著花漾做,學校還自行出題給你做。那種作業寫也寫不完的絕望是很可怕的,就是你明知道你寫不完,也要往死裏寫!一些學校為了自己學校的成績,設置各種各樣的模考來折磨學生,考完以後重點班,排名,家長會接踵而至,在這種極致的環境下,還有家長們對小孩成績的互相攀比,同學之間的明爭暗鬥等等…..就像鎖在了一個牢籠裡,日子怎麼也到不了盡頭。 脫髮已經不再是專屬於90後的自嘲梗,如今的00後有的已經大把大把地脫髮。是的,因為人口的增長和科技的突飛猛進,現在的00後所面臨的競爭壓力,可是前幾代人的幾十倍啊! 再說說我們這些所謂的“海外黨”吧,IBDP的艱辛相信大家也聽過不少,源源不斷的quiz和essay,還有寫也寫不完的IA,EE….光是SAT,ACT這類的考試都能把人折磨死,學完課業上的內容還要抽出時間上課外班。據說每個都是通宵的夜晚,學得頭都抬不起來。…

朋友散講

Written by 汤淑棋 | Photos by Isaac Yee 矛盾的人類,是自然孕育的最複雜最奇妙的生物之一。怎麼說呢,有的時候覺得人真的是個矛盾​​體。想要無盡的孤獨,沒人打擾,一個朋友都不要,人際關係是最難處理的事情之一了,因為感情這玩意兒的羈絆太多,剪不斷理還亂。 說話,自己想表達的意思和別人理解的意思又不同,越解釋就越覺得多餘,越解釋就越覺得無力。最後放棄解釋吧,誤會就又開始疊增。想著“你活著又不是為了取悅別人”,就特別想做自己,不管世俗不管條條框框不管一切,當什麼善良的老好人啊,撕了所有偽裝的假善面具把堆積的一切煩惱忘得一干二淨,撇開所有心靈垃圾。我是自己的山大王。 又想成為世界上人緣最好的人。虛榮心和占有欲這種東西會剝削人,可怕的很。想要所有的朋友都瘋狂的愛上自己, 依賴自己。人吧,受到他人的稱讚,假裝自己很不好意思,嘴上推脫著表達謙虛,心裡卻笑的如小賊般姦。說實在話,誰被誇後不會欣喜一陣呢?這是人類的本性,但為了展現出自己不是一個自負者的形象,總是要在嘴上修飾一番顯得你是個打心底會反思謙和的人,說一通客套的託辭後沾沾自喜。 人是群居生物吧,不和別人打交道又滲得慌。苦累沒人聽,沒地方傾訴,眼淚當下酒菜。有什麼好東西,喜悅沒人和我一起分享,又不開心了吧,憋屈得又覺得自己是一灘爛泥。孔子說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純粹的友誼給人以心靈的慰藉,朋友有時又是缺一不少的精神財富,沒朋友可真不行。 矛盾的人類,是自然孕育的最複雜最奇妙的生物之一。交朋友這玩意兒,玄乎而難以捉摸。朋友(友情),漢語詞語,是指在特定條件下由雙方都認可的認知模式聯繫在一起的不分年齡、性別、地域、種族、社會角色和宗教信仰的相互尊重、相互分享美好事物、可以在對方需要的時候自覺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的人及其持久的關係。 朋友的範圍很廣,同學、戰友、棋友、鄰居等等;朋友的稱謂很多,摯友、死友、素友、諍友、文友、基友,諸如此類;朋友之交,之交千變萬化,杵臼之交、患難之交、再世之交、平昔之交,中華文字博大精深。可是身邊真朋友有多少啊,符合朋友標準的人又有多少,你能定奪嗎?…

高考那年: 暗戀 。暮沉天阔

Written by Joyce Jiang | Illustrations by Caterina Jacobelli “高考倒计时200天”… 林暮望着黑板上没有生机的白色粉笔字有些出神,桌上摊着的练习册还等待着被密密麻麻的文字填满,她环顾四周,每个人都如行尸走肉一般。窗外的风呼啸而过,带落一片秋叶。冬天快来了,也就是传说中的黑色高三,深秋就是高三第一轮复习进行到中期的时候,各种月考,校模拟考接踵而来,直到明年三月份的全省第一次统一模拟的侧刀落下之前,天越来越短,夜越来越长,睡得越来越晚,成绩越来越飘忽,心情越来越烦躁….就仿佛,明天永远不会到来一样。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们,像一个个苦行僧一样修炼坚忍。 林暮走神走到很远才清醒,一偏头,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大步流星地从教室的门外经过,不带任何停留,带着天生的孤傲。太久之前了,久到闭上眼已经不知道怎样再去勾勒那个太过熟悉却又陌生无比的背影。都说喜欢一个人是很卑微的,尤其是在对方根本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林暮高二的时候写过一本很厚的日记,日记只有一个内容,只有一个人。她每天小心翼翼地在校园的走廊里跟在他身后,将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逐一进行细心描写,甚至她一闭上眼就能看到他的背影在午后的光束下穿梭,在林暮眼眶里微微晃动。楚天阔,连名字都那么潇洒。林暮这些年依然坚信着他们之间的缘分,相信着几千年前柳永为他们牵红线的一句词 “暮霭沉沉楚天阔”。然而可悲的是,楚天阔是后三个字,总有一天,他可以站得足够高,突破小小的天地和格局,望到云层外,而林暮却只是沉在他脚下的暮霭。其实林暮也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在年级排名永远在前十,可每次看见最顶端的三个字 “楚天阔” 都感到有些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