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再無江湖 ——悼念金庸先生

Written by 20’ 郭怡君 | Photograph by Top!ck 隨著數位華人文壇巨星相機隕落,2018年無疑可屬為香港文壇最黯淡的一年。20實際最具影響力的武俠小說作家查良庸先生(又名金庸)於上月30號離開人世,令無數華人唉嘆「一代大俠謝幕,從此再無江湖」。 金庸、古龍與梁羽生被大眾合稱「中國武俠小說三劍客」,可隨著他們每個人的離世,武俠小說和其中的精彩情節與精湛的文法也隨之衰落。三位「劍客」的小說多不勝數,卻遠遠無法超越他們對香港、中國甚至所有華人的文學貢獻,還有對每一個60至80年代孩子們揮之不去的影響。 三人之中,金庸先生的作品尤其突出,每部每則都耳熟能詳,其中的劇情不但可激動人心亦可觸動人心、拉動許多位政治風雲人物的心弦,也因此才能成為所有華人的武俠小說大師,成為粉絲心中的江湖英雄。他的作品包括《《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筆下的作品屢次被改編成電影與電視劇,還有不少著名演員曾擔任起金庸筆下的故事人物。比如周星馳和梁朝偉都曾飾演過《鹿鼎記》中的韋小寶。金庸對華人文壇與影視文化的貢獻不可忽視,為後世的中國香港作家奠定紮實的基礎、留下對極高水準的文獻的標準,難以被取代。也因此得到「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稱讚。 金庸筆下的人、景、物,讓每個華人在一張白紙上構建對中國地理、歷史、人情世故的最初認知,也因此產生對我國的好感和好奇。正因為金庸創作時不刻意以輸出中華文化軟實力為目標,所以才成功地跨越邊界達到輸出軟實力的效果。有許多讀者揣測,金庸的小說是在影射中國某些時代的時政背景,比如他寫《笑傲江湖》時是文化大革命權力鬥爭的年代,任我行、東方不敗可以被想像為中國當時的政治人物,「千秋萬代一統江湖」的口號是用來諷刺某人。對於這些說法,金庸從來不證實。他從不予世為敵,卻從他的著作也看不出那衣服不吃人間煙火的態度,成功地將寫作推向更高一層的意境。 人生離合,亦復如斯。金大俠,一路走好。

 00後的焦慮

Written by Joyce Jiang | Photo from cfp.cn/Xinhua News/sina.cn 00後,也就是2000年及以後出生的群體。沒錯,就是我們這代人。前段時間,最後一批90後正式成年,00後粉墨登場,也就意味著我們將直面90後,80後等等前輩們的質疑。跟當年的90後一樣,如今的社會也開始湧入00後是”垮掉的一代”這樣的言論,畢竟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年代自豪感”所以這也無可厚非。這似乎變成了一個傳統,每一代人都喜歡努力抵制上一代人嘲諷的同時又一如既往地把罵名施加給下一代人,好像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如今的00後在他們眼裡充其量就是沒長大的小孩,是到處炫富早戀找對象的非主流子,是芝麻點大事就撕逼的未成年。這些現像我承認的確存在,但多多少少帶有些刻板印象。我不想給00後做一些無用的洗白,只想聊聊事實,關於00後的焦慮。 00後焦慮的第一個原因,來自於學業壓力。 在國內,最大的00後已經上高三了,還有半年時間就高考了。如今的他們已經快要被“黑色高三”逼瘋了!普通高中每週上六天課,平常晚自習10點放學,回家之後作業是永遠做不完的,往年的區考,市考,省考題變著花漾做,學校還自行出題給你做。那種作業寫也寫不完的絕望是很可怕的,就是你明知道你寫不完,也要往死裏寫!一些學校為了自己學校的成績,設置各種各樣的模考來折磨學生,考完以後重點班,排名,家長會接踵而至,在這種極致的環境下,還有家長們對小孩成績的互相攀比,同學之間的明爭暗鬥等等…..就像鎖在了一個牢籠裡,日子怎麼也到不了盡頭。 脫髮已經不再是專屬於90後的自嘲梗,如今的00後有的已經大把大把地脫髮。是的,因為人口的增長和科技的突飛猛進,現在的00後所面臨的競爭壓力,可是前幾代人的幾十倍啊! 再說說我們這些所謂的“海外黨”吧,IBDP的艱辛相信大家也聽過不少,源源不斷的quiz和essay,還有寫也寫不完的IA,EE….光是SAT,ACT這類的考試都能把人折磨死,學完課業上的內容還要抽出時間上課外班。據說每個都是通宵的夜晚,學得頭都抬不起來。…

朋友散講

Written by 汤淑棋 | Photos by Isaac Yee 矛盾的人類,是自然孕育的最複雜最奇妙的生物之一。怎麼說呢,有的時候覺得人真的是個矛盾​​體。想要無盡的孤獨,沒人打擾,一個朋友都不要,人際關係是最難處理的事情之一了,因為感情這玩意兒的羈絆太多,剪不斷理還亂。 說話,自己想表達的意思和別人理解的意思又不同,越解釋就越覺得多餘,越解釋就越覺得無力。最後放棄解釋吧,誤會就又開始疊增。想著“你活著又不是為了取悅別人”,就特別想做自己,不管世俗不管條條框框不管一切,當什麼善良的老好人啊,撕了所有偽裝的假善面具把堆積的一切煩惱忘得一干二淨,撇開所有心靈垃圾。我是自己的山大王。 又想成為世界上人緣最好的人。虛榮心和占有欲這種東西會剝削人,可怕的很。想要所有的朋友都瘋狂的愛上自己, 依賴自己。人吧,受到他人的稱讚,假裝自己很不好意思,嘴上推脫著表達謙虛,心裡卻笑的如小賊般姦。說實在話,誰被誇後不會欣喜一陣呢?這是人類的本性,但為了展現出自己不是一個自負者的形象,總是要在嘴上修飾一番顯得你是個打心底會反思謙和的人,說一通客套的託辭後沾沾自喜。 人是群居生物吧,不和別人打交道又滲得慌。苦累沒人聽,沒地方傾訴,眼淚當下酒菜。有什麼好東西,喜悅沒人和我一起分享,又不開心了吧,憋屈得又覺得自己是一灘爛泥。孔子說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純粹的友誼給人以心靈的慰藉,朋友有時又是缺一不少的精神財富,沒朋友可真不行。 矛盾的人類,是自然孕育的最複雜最奇妙的生物之一。交朋友這玩意兒,玄乎而難以捉摸。朋友(友情),漢語詞語,是指在特定條件下由雙方都認可的認知模式聯繫在一起的不分年齡、性別、地域、種族、社會角色和宗教信仰的相互尊重、相互分享美好事物、可以在對方需要的時候自覺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的人及其持久的關係。 朋友的範圍很廣,同學、戰友、棋友、鄰居等等;朋友的稱謂很多,摯友、死友、素友、諍友、文友、基友,諸如此類;朋友之交,之交千變萬化,杵臼之交、患難之交、再世之交、平昔之交,中華文字博大精深。可是身邊真朋友有多少啊,符合朋友標準的人又有多少,你能定奪嗎?…